圈名:asgfgv/男堤殷/男a/a男
吃神狛、日狛、神日神、绝望姐妹(弹丸1、2)、秀业(暗杀)、最吉、吉最(弹丸v3)、将律(灵能)、新塞、静临、千正(无头)、NT、53(东京残响)、焰圆、杏沙耶(魔圆)、羊猹(UT)……
习惯写先甜后虐、先虐后甜、甜虐相交
雷修罗场,雷女体化表现,雷日狛、神狛的互攻
总之请多多指教√

【日神】烛芒

【注意】
※神座中心,私设有
※全架空
※清水治愈向,参照原著剧情有
※ooc有
※在原有基础上做了改动
祝日向和神座生日快乐!!
————————————

 
【一】

在他最早的记忆中,他是被那个人牵着手前进的。

眼前一片幽暗,只有伸出的一只手感觉被温热的另一只手紧攥着。他并不知道牵引着自己的人是谁,然而奇怪的是他也不警惕,任由对方拉住。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一样。

“醒了吗?”走在前面的那个人突然开口。

他点点头。即使他不知道对方此时有没有扭头看自己,他也下意识认为对方肯定能看到。

“是嘛。记好了,我是‘日向创’,而你是‘神座出流’。”

他一瞬间就记下了这两个名字。

“不过你现在还没睁开眼睛,所以应该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吧?我可以先跟你说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

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闭着眼,于是他紧阖的眼睫毛动了动,眼前仍然被黑暗禁锢——没有张开。

日向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是啊,你太小了,还没睁眼。

“你现在还看不见,我的手上举着一根点燃的蜡烛。这里的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蜡烛,蜡烛这东西就像是我们的灵魂一样,……或许也可以解释为‘寿命’。总之,蜡烛一旦灭掉,我们就会消失。”

神座明显察觉到他说的话有什么不对。

日向笑笑,“你也觉得奇怪了吧:为什么我们两个人仅有一支蜡烛呢。”

“因为我们的性命……是连在一起的。”神座便答道。

“对。”日向的嗓音带上了一分若有若无的温柔,“我们两个人是特殊的。我们生来就在一起。要说是双胞胎倒也不是,硬要说的话应该是‘同一身体的两个灵魂’吧。”

他继续道,“说来你还没见过蜡烛呢,应该也不知道蜡烛是什么样子。”他把蜡烛的外形、质感等等描述了一番,“还有,我们并不是直接拿着一根蜡烛的。蜡烛下面有烛台盛着,人们的烛台因个人的特色不同而呈现出各种造型。像我们这个烛台就……”他苦笑两声,“蛮,普通的。”

接着,他又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量喃喃:“等到转交给你的时候,大概就会漂亮很多了。”

神座没有听到那句话。

“因为人们的蜡烛都是已经点燃的状态,所以蜡烛最顶上会有火苗。火苗很好看的,像飘摇的红色羽毛尖,下面合拢而上边又分叉开来。然后啊,很多很多的烛光就会形成一片光海,无数光点连成无穷无尽的一片……能想象到吗?”

神座脑中浮现出了那场景。数不尽的光组成的银河交织在一起,整个世界几乎被它们照得彻亮,而他和日向并肩站在一起眺望这一切。因为此时还无法见到日向,故脑海里日向的脸看不真切。但对方的瞳孔十分明亮,仿佛由光点幻化成的无数星光在随着眼波不断翻腾。嘴角含笑地把温和的眼神投向神座看不见的远方的某一个点去。

“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长大,到时候就能亲眼看看那幅场景了。”日向深吸一口气,用谈论至高无上的艺术品的口吻,“简直美得像画。”

 

【二】

并不是那个人说的那样。——神座出流接到蜡烛睁开眼而最初地环视世界一圈后,第一个念头便是这个。

这里哪是光芒遍布。连多余的一点光都看不到,更谈不上光海了。唯一闪耀在这世界的孤独的光,只剩自己手心捧着的那盏小却华丽的蜡烛。

艳丽的火苗跳跃着,映出神座面无表情的脸。

面前没有熙熙攘攘的人影,能看到的仅仅是漂浮着掠过的一个个透明的轮廓。神座试着伸出手,径直穿过了那些个轮廓。先前拉着自己前进的那个日向,则在自己拿到蜡烛后就消失不见了,连一句遗言都没留下。

这天地间竟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捧着镶饰了数不清珠宝钻戒的烛台站在原地,不知自己在哪里,该去往何处,需要做什么。

忽见不远处的两三个轮廓朝自己跑来,“好豪华的烛台!能让我们看看吗?”

他抬起眼。

从裙摆的形状看来它们应该是女孩子。这几个女孩上身前倾围着蜡烛转了一圈,发出褒扬意味的感慨。

“从这么复杂的花纹和漂亮的珠宝来看,你一定是个大人物吧?真厉害啊……咦?”其中一个女孩抬头来看他,一时间犹如被冻住一般哑言了,嘴边上扬的弧度也立刻消减下去。

其余的人也看向神座出流。

他能猜到她们的眼神从震惊到质疑,再到惊恐。

然后她们便一个个像是见鬼一样后退开去,窃窃私语,

“是他,真的是他,是那个叫‘神座出流’的……”
“简直无法想象我会有胆子跟那种人搭话!”
“那种人太厉害了,我们高攀不起的……”

言毕,她们逃似的纷纷快步离开。

待她们走远,神座再次把视线转向“人群”。

无边的晦暗,和他没睁开眼前几乎没有区别。唯独手上蜡烛的火光给世界带来了一分色彩。以他的烛光为中心照亮了一个圆形的区域,正好能把他罩在里面。仿佛一座看不见的笼子,牢牢地在他与外界间隔了一层屏障。光里的世界属于他,阴暗的世界属于别人。

他耳畔回响起日向对自己说过的话。
「很多很多的烛光就会形成一片光海,无数光点连成无穷无尽的一片……」

日向描述的场面与眼前的黑片刻间重合在了一起——无限亮丽的光河只在黑色中停留了一刻,便像蒸发一样光线黯淡下去,最终被偌大的黑潮淹没。

他眼帘略微垂下。

“……无聊。”语气里沉淀了一分淡淡的悲怆。

 

【三】

神座瞄见她只比自己的要稍微逊色的靡丽烛台。

“久仰大名——!您就是神座先生对吧!我是您的超级粉丝哦!!一直一直都很仰慕神座前辈,因为能力实在不足所以有一件很——小的事情想拜托前辈呢~”

名为江之岛盾子的女人说明了来意,总的来说就是以残酷至极的方式将众人的蜡烛熄灭。而即使这件事情在根本看不见光芒的神座出流眼里是毫无意义的,他也因为自己所剩无几的生存价值答应了。

他无法目睹这个世界,打量这个乏味的充斥了黑色的世界于他而言是再无聊不过的一件事。有时候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存在。

或许,飘荡在世间的孤独游魂正是他自己呢。

 

【四】

身边的江之岛随口抛出一个问题:“你知道你为什么看不到人们和他们手里的蜡烛吗?”

这时已经害死不少人了。据江之岛说,世界比先前暗了很多很多。

近乎不知道“光明”的概念的神座出流当然无法想象暗下来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他眼里的世界永远不会迎来多余的曙光。

江之岛每回问出的问题都花样百出,不论哪次提问神座都有百分百的把握回答上来。就这一次,他噤声了。

“那是因为你太聪明,你一眼便能看透所有人。因此每个人在你眼中都是透明的,就像不存在的一样啊~唔噗噗噗噗。”

神座心里某块地方被这句话撕裂,犹如被活生生扯下心口一块肉。他回想起往昔自己脑中自己和日向踩在光芒之中的情形。倘若那个伫立在自己身边的人也是纯粹至极的一个轮廓,面容模糊不清,那也就没有那两道清明似烛光的视线了。所谓的“眼中的星光”也随之无声无息地泯灭死去,湮没在轮廓映出的四周的黑浪之中。那么神座对“日向”这个人的唯一一点印象也荡然无存,剩下的就仅有诞生伊始,手掌中那点零碎的热度。从最开始就带自己行进的人,最终只留下了一个已经分崩离析得不成样子的微笑的残影。

此刻他又瞥到面前自己蜡烛的那一点火光在作最后一次挣扎似的摇曳,像极了这时他心中摇摇欲坠的日向的影子。它的光芒时明时灭,如同日向时清时淡的上翘的嘴角。

霎时,神座平静如水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波动。他尽力一手扶住烛台,一手拢在蜡烛旁为蜡烛挡风。

然而这并没有用。神座能明显感到自己的心跳在跟着时不时停滞,他甚至开始觉得呼吸困难。偌大的世界里他艰难地维持着这仅余的一点点光明,能被光亮照及的区域也只余下神座的脸庞。穿透那点光芒他似乎看到烛芯里映出一个人来,日向的残影保持着灿烂的笑容朝他左右挥手,嘴唇动了动,似是要说“再见”。

他的双眼倒映着烛光,好像要把它锁在自己的双眸里。他冰冷的双手死死抓住同样冰冷的烛台,在千钧一发的境况里他无助得把蜡烛拥入自己怀中,企图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即将熄灭的蜡烛。尽管可能被烧伤,他也没心思理会这些了。

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光在黑暗里彷徨,痛苦地旋转竭力地倾身。最后一口气吐尽,它化作一缕轻烟,黯淡下去而融入黑暗里,包裹着神座的无力而苍白的哭泣的魂魄一起。

他眼前一黑。世界陷入永恒的黑色。

从一开始,上帝给他的光就独有那根蜡烛。

 

【五】

神座终于能定焦看清身前的景象时,他瞄到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人。

江之岛不见了。短发的男孩面对他,但正低头专注地俯视什么,脸上附了一层温柔的暖光。神座目光顿时颤抖一下,立刻颔首看向男孩注视的方向。

两人的手是交叠在一起的,男孩的两只手盖着神座的手。一盏点燃的蜡烛,正立在自己和他的手上。

他能看清草绿色瞳孔的短发男孩身穿短袖衬衫,系一条绿色的领带。

余光触及到自己和男孩身四周:光芒们仿佛在这时一齐苏醒了,像水波一样从离自己最近的一点点烛光开始慢慢地延展开去,没多久便形成一大片望不见边际光芒万丈的海,明明暗暗的烛光如同浪潮一般将他埋没。而那些呈住蜡烛的人们也浮现出来,人们一刻不停地走动,随即烛光也跟着它们的主人变换着位置。

逆光的男孩绽开笑容,“让你久等了,出流。我回来了。现在可以看到光海了吧?”

“你是创。”神座开口道。

日向点点头。

神座又俯首去端详自己手上那盏蜡烛:烛台没有先前的那么绚丽了。

但是没有关系。他暗想,这样也不赖。

日向放下蜡烛转过身。神座眺望到日向身后有一小群人正立在原地望向他们,个个都持了与常人相异的繁华烛台。

他们一个个发话。

“神座同学。”
“神座。”
“小座座!”
“神座君。”

日向扭头来,这下神座把对方眼中蕴藏的星光看得足够真切了,在黑暗的夜空里它们并不寂寞地闪烁在一块。只见日向笑道,“他们还在等你呢。来,一起走吧。”冲神座轻轻抬起一只手。

恍然间好像要回到以前。二人双牵的手在神座眸中宛如一盏点明四方的蜡烛,余下的不多的光照亮了一片独属于两个人的天地,照亮了两个在光亮里牵手一齐前进的人。

神座点头,牵住了日向,紧跟日向迈出步子。

 

End.

评论(11)
热度(30)

© 男堤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