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名:asgfgv/男堤殷/男a/a男
吃神狛、日狛、神日神、绝望姐妹(弹丸1、2)、秀业(暗杀)、最吉、吉最(弹丸v3)、将律(灵能)、新塞、静临、千正(无头)、NT、53(东京残响)、焰圆、杏沙耶(魔圆)、羊猹(UT)……
习惯写先甜后虐、先虐后甜、甜虐相交
雷修罗场,雷女体化表现,雷日狛、神狛的互攻
总之请多多指教√

【日狛】玻璃之内

 @日狛深夜60分 
【注意】
※“隔断玻璃与海底世界”的题
※架空,短篇完结
※在人生阅历方面不成熟所以可能会犯“认知太幼稚”的错误
※或许会有对行业的详细情况不太明白的地方,还请多多包容
——————————————

 

(1)
日向创发表一系列有关那个人鱼的作品后,人们纷纷开始议论他是不是走火入魔了。这并不全怪他们,毕竟日向创这个名声远扬的画家至今为止的画中出现这只人鱼的次数的确有点多了。

 

而他也根本没去理会他们,仍然没日没夜地画。早已发觉自己的粉丝对画中这条白发的人鱼不感兴趣的他毅然决然放弃了发表,还把这些画一张接一张挂在自己的房子里。终于整栋房子的墙壁都几乎要被填满,而那些个像是隔了一扇玻璃、绘述海底世界中人鱼舞动的画作简直把日向创的家装饰成了养着无数长相相同的人鱼的水族馆。

 

这一切始于他的一场梦,在梦中他无可抑制地爱上了一个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人鱼。他甚至在醒来后花了三天时间,为人鱼起名叫狛枝凪斗。

 

奇怪的是梦境中他的意识竟如此清醒。当他在梦里的海底睁开双眼时他感觉不到海水灌入他的鼻腔,于是疑惑地伸手探寻那并没有液体触感的“水”。周围是一片掺杂着深蓝色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因此他有点恐慌了,内心啸叫道要赶紧离开这里才行。然后四周却缓缓亮起来,他能看见迷蒙的蓝覆盖着发光的一只只水母、自己脚边缓缓爬行的寄居蟹,还有一小群鱼漂过自己眼前。

 

然而那并不是让他哑口无言的真正理由。——他面前停着一只人鱼。

 

卷曲的白发柔软地漾动四方,烟绿色的深邃眼眸正直直望着日向创。人鱼笑得眼睛微弯,白净的脸庞浮出柔和的笑意。他赤裸着上身,轻盈晃动的鱼尾渲上了他发梢的樱粉色,尾部细小的鳞片闪闪发亮。从水面荡下的暖光染红了人鱼的全身,霎时这海底这人鱼都变得梦幻起来。

 

日向创一时间失神,视野里只剩下那条正在朝他淡笑的人鱼。他下意识抬手抚拭起对方耳侧的白发,手掌又顺对方的脸部轮廓下滑、指尖轻触人鱼白皙的面颊。他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心跳的加速;唯一明白的就是脑中好像有什么灵感轻灵地挥甩着要澜动而出,犹如人鱼的长尾。

 

时间仿佛为这两个人停滞。在光影交错下人鱼双手慢慢搭上日向创的肩膀,两人鼻尖近得几乎要相贴。人鱼忽然开口,那回荡在日向创耳畔的温存嗓音里带了些许磁性。

 

“呐,你是谁……?”

 

日向创刚开口想回答自己的名字,却猝不及防地瞪大眼睛——水出乎意料地在漫入他的口腔。他立刻感到自己无法呼吸,他痛苦地后退一步挣脱开人鱼的手、死死扣住自己脖颈。可紧接着他又不可抑制地呛了一口水,眼前景象的轮廓随着透明的气泡不断升起而模糊扭曲……最终连那条白发的人鱼都看不到。

 

自那以后他就创作起有关这条人鱼的作品。他没去数过他一共画过多少,他也没时间去在意这个。他单单是不断描绘,将自己脑中狛枝凪斗的形象生动表达出来。他也不去想自己是不是爱上了狛枝凪斗,可他能确信狛枝凪斗是活着的、狛枝凪斗的灵魂寄宿在这世上的某个地方。因为那场梦太过真实了,真实到他办不到去质疑狛枝凪斗的存在。


 

(2)
“虽然我也很不想这么说……但是日向先生,您要再这么下去会被这个市场淘汰的。”

 

日向创没有回答经纪人的话,此时他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绘制狛枝凪斗的尾部上。

 

“日向先生,请问您在好好听吗?自从您开始画起这人鱼就没有一次理过我,这次该多少明白一点事理了……”经纪人抿抿嘴唇,愠怒地看向日向创的背影,“日向先生……!”

 

日向创轻声叹了一口气,画完狛枝凪斗尾部的最后一笔,皱眉扭头应答道:“……我也明白这对我来说非常不利。但是我画画的动力就是我的灵感、我的执念。之前我能小有名气也只是因为我的灵感迎合了群众需要而已,但那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说着,他又执起笔来描画狛枝凪斗的湿润双眸,他的眼神温柔得仿佛在为恋人献花,“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快乐。不会给我带来快乐的工作没有任何意义,这是我在学习过程中学习到的东西。我在创作灵感的时候毫无疑问是最快乐的,现在在这里画狛枝凪斗也是一个道理。”

 

“可是您有没有想过,这样一来群众就不再会喜欢您的作品……”

 

“经纪人小姐,”日向创正色沉声道,“您要知道,我是为了我而创作。您也许会说我幼稚,但这的确是我的工作准则。一直都是。”


 

日向创的经纪人辞职了。

 

这对日向创来说无疑应该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代表着他的粉丝会一个个离去,赚钱的来源也没有了。可他没有过多在意,仅仅是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把这事置之脑后。他苦笑两声,深情凝望着画里生动地旋身微笑的狛枝凪斗,抬手像拂去花瓣上的露珠一样轻柔地抚住画中人的脸庞。

“你知道我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吗……你这家伙。”

他恍然间又看见了狛枝凪斗。和之前呈现出的“图像”不同,这次是像播放视频一样的“片段”。

两个人并排坐在沙滩上,狛枝凪斗就坐在自己身边两手撑地。他细长的鱼尾还拖在水里,阳光下那鳞片斑斑的尾轻悠地在水面荡出几个小水花。要不是他面上现出了悠游自在的表情,日向创都要担心他会因搁浅而进入濒死状态了。湿漉的白发紧贴着脖子描画出脖颈流畅的线条,狛枝凪斗眼神放空地注视远处的海平面。

“我觉得……你还是坚持自己的理想最好哦。”他忽地笑了,转头来对日向创这么说道,“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事情而放弃自己那么远大的梦想……果然不太值得呢。”

但是……!日向创想说话,却焦急地发现自己竟发不出声音来反驳。继上一次见面后这次竟然还是说不出话的情况,日向创甚至气恼得要自责了。

下一刻,狛枝凪斗的身影居然在缓慢地淡化,等日向创回神来时他的残影也不见了。

——但是……我的理想就是你啊。


(3)
天花板被画所填满,日向创的家里终究是贴不下画了。画既不能布在地上、又因为怕被过路人弄脏而不能贴在房子外墙。他懊丧地举着狛枝凪斗的画不知道如何是好,却被身后的门铃声吓了一跳。

门后是一个身高至少一米九的大汉。

“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这里是日向创先生的住处吗?”

“……你有什么事吗?”日向创潜意识警惕道。

“怪我没先打电话来说清楚啊,跑到日向先生的家来也吓到日向先生了吧——真是失礼啊。是这样的,我想买下这幅画。”大汉伸出一只手来指指日向创手上那幅画。

“咦、什么?你要买?”日向创被对方的发言惊得目瞪口呆,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怎么办。再这样下去就真的没有经济来源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幅也好,只要能以高价售卖出去的话……可是……

他噤了声,在短暂而格外漫长的几秒里木然地与画中的狛枝凪斗对望。狛枝凪斗烟绿色的瞳孔里隐约带着一层水色,像是有泪珠即将从眼眶里溢出来了。

日向创的脑海顿时闪过一句话——“人鱼没有泪水,因为会融在海里”。

“……对不起,”他低声开口,“这幅画我不卖。”顿了片刻,“不仅如此,关于画中这条人鱼的所有画我都不卖了。”


这次相见久违地发生在梦境里。

可相遇的场景不是海底也不是沙滩——日向创在挣扎下探头浮出水面,大口呼吸着艰难地望向清晰的海平面。再扭头回来的时候,他瞄到狛枝凪斗的脸。

狛枝凪斗这次没有再微笑。他罕见地摆出郑重其事的表情,肩膀以上的部分都漂在水面。

突然间上方传来“轰——”的一声,震耳欲聋。日向创被吓得一抖,后知后觉仰头看去,只见几根明亮的白色闪电正弯弯曲曲地投在离他很远的海面。黑云沉重地平铺在天幕。

狛枝凪斗的弯软头发被风刮起,肆意飘扬在大风之中。——这还是日向创第一次看到没被浸湿的他的头发的模样。狛枝凪斗紧皱着眉,语气里满是不解。

“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理想呢?你也应该明白的吧,这样下去对你没有一点好处。
“你想过从此以后该怎么赚钱吗?画家这条路难道就要由此放弃了吗?

“到头来你追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是虚无吗?应该不是这样才对吧……?呐,你又是怎么认为的?”

日向创一听这一连串的问题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他试着探到自己的喉咙,在惊喜地察觉自己终于能发声后他声嘶力竭地喊了出来——

“那是因为我的理想是你啊狛枝!不是别的东西,只有你一个而已!所以我才不卖那幅画……为的不就是把作为我理想的你留下来吗!因为我——

“好像喜欢上你了啊!”

在日向创竭力吼出这最后一句话后两个人都沉默了。日向创抬眼目视狛枝凪斗,对方从未有过的讶异神情让日向创莫名有点好笑、又没来由地心酸。

狛枝凪斗昂首望望天空。不知道是不是日向创的错觉,他似乎看到了狛枝凪斗嘴角边淡淡的一抹笑。

“风暴要来了。要和我去避雨吗?……日向君?”

日向创坦然地展露出灿烂的笑容。

“当然了。”

两个人的手紧紧相牵。下一个瞬间两人就同时沉入海下,日向创在咳嗽之余疑惑地感觉到自己窒息感的逐渐减弱。再往自己的腿部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腿已经蜕变成蓝色的细长鱼尾。

他忽然觉得心里轻松得像放下了一切。他另一只手抱紧狛枝凪斗的腰部,和对方拥吻在一起。冰凉又柔软的嘴唇贴在自己唇上的触感分外清晰。


(4)
日向创消失了。

人们是一个月后才发现这件事的。警方调派人员来到日向创的住处,没找到日向创失踪的任何线索,却看到了日向创贴满家中的画。还有一幅画撇在沙发上。

令人惊讶的是,每幅画里都并非只有一只白发人鱼在游动。另外还有一只短发蓝尾的人鱼出现——那张脸他们第一时间就认了出来,毫无疑问是日向创的。

两只人鱼在画里做出各种亲密的互动,甚至有一张是他们在水下拥吻。鱼群绕着他们围成一个圈,水母成了点缀的荧光灯。海里波光浮涌,两人身上光影错落,仿佛舞会上徜徉在光的沐浴中的一对恋人。

End.

评论(8)
热度(48)
  1. 日狛深夜60分男堤殷 转载了此文字

© 男堤殷 | Powered by LOFTER